特区南国彩票论坛手机版
新零售第一资讯平台
用户登录
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
操作系统死亡启示录
本文来源于:IT老友记 作者:曹亦卿 关键字:鸿蒙

以斗争求和平,则和平存。以妥协求和平,则和平亡。

 

规律不因时代变迁而失效。一代伟人从战争与炮火中总结出的道理,在和平时期的经济与科技博弈中再一次展现智慧。

 

美国贸易战?#20013;?#23041;胁下,华为自研操作系统鸿蒙OS横空出世,比此前的预计发布时间提前了一年整,正是以斗争求和平的最佳实践者。

 

在各式“中国操作系统崛起”的鼎沸呼声中,华为却低调地向安卓抛去橄榄枝。如此一来,对鸿蒙的质疑声反倒甚嚣尘上。

 

操作系统之难,哪?#24459;?#19981;了青天,也可谓九死一生。仅仅手机操作系统这条路上,在双雄鼎立的安卓与iOS之外,微软、三星、诺基亚、黑莓还有阿里皆铩羽而归。

 

倒下的,无一不是巨?#36144;?/span>

 

“先烈”们的败局犹在眼前,如今,鸿蒙在万众瞩目下入场,又能否总结前人经验,打开操作系统的新局面?

 

反面教材的典型

 

“我管理公司最大的失误,是没让微软成为‘非?#36824;?rsquo;的标准手机平台,反倒让谷歌的安卓崛起,错失了 4000 亿美元的生意。”

 

手握PC王杖Windows系统,却在移动互联时代错失机会,这是比尔·盖茨最后悔的事情。

 

但是微软并不是眼看着机会从眼前溜走的,PC巨头也曾努力过。

 

2000年,微软就试图向移动端延伸。当年4月11日,微软推出Pocket PC,一款基于Windows Mobile操作系统(以?#24405;?#31216;“WM”)的掌?#31995;?#33041;。

 

WM系统的原型是Windows CE系统,在后者的基础上,微软开发了Pocket PC和Smartphone系列,后来两者合并,统称为WM系统。

 

2000年推出的这款Pocket PC搭载的是WM的第一个版本,被称为Pocket PC 2000。

 

千禧年来临之际推出面向新时代网络技术的操作系统,微软的执行力和仪式感都不是盖的。

 

而这个时候,安卓的创始团队都还没影儿。

 

WM的设计初衷就是尽量接近PC端Windows系统,因此Pocket PC 2000的界面与PC版Windows很相似,?#28304;覲C端平移过来的用户来是友?#20204;?#28201;和的。

 

更重要的是,与PC平台的兼容性让Pocket PC获得了软件和硬件厂商的支持,当时惠普、华硕、戴尔都曾与微软牵起手来。

 

时代的巨轮滚动,智能化与移动化的浪潮势不可挡。

 

2002年,诺基亚首款真正意义?#31995;?#22622;班操作系统手机问世,能够像PC一样自由安装软件的诺基亚7650,打开了智能手机的想象力。

 

微软不?#23835;?#24109;。

 

WM应势迭代,Pocket PC 2002上市,这是微软首个可适用于智能手机的操作系统。此后的8年间,WM?#20013;?#20445;持更新、不断优化,改进了电源管理、存储模式,增加了Office、GPS、WiFi、MSN、IE等功能。

 

微软的号召力毋庸置疑,WM系统获得了HTC、摩?#26032;?#25289;、三星、索爱?#21364;?#21378;的支持,在全球的市场份额曾达到15%。

 

在中国市场,因当时iPhone、谷歌G1尚未入场、黑莓水土不服,WM成了塞班之外的最佳选择,市场份额一度高达近30%。

 

然而,当iPhone以黑马之势崛起后,一切都变了。

 

2007年1月9日,在旧金山 Macworld 大会上,乔布斯拿着一台手掌大小的电子设备,宣布?#27515;?#22312;这一刻重新发明了电话。

 

第一代iPhone惊艳亮相,没有键盘,主屏幕只有一颗home键;全身纤薄,不能更换电池,一体化程度极高,还内设色彩亮丽的软件;屏幕会在手指滑动时产生惯性滑行,甚至会触底反弹……

 

当时的iOS并不完美,但没人会否?#32420;?#30340;里程碑意义——iOS之后,触控成为智能手机的新趋势。

 

2009年的巴塞?#24328;?#19990;界移动通信大会上,微软推出了WM 6.5版。这一版WM向iOS看齐,开始支持电容屏,并推出?#27515;郃ppStore的应用市场Windows Marketplace。

 

软硬件优化与?#26412;?#36827;、应?#33945;?#24577;正在成型,一切看起来正在变得越来越好。但这一版本却成了WM的绝唱。

 

WM其实很不错,在没有iOS作对比的情况下。

 

与极简流畅的iOS相比,炫丽复杂的界面反而带来更差的用户体验:

 

 

1.“X”和“OK”到?#36164;?#20040;区别?

 

2.一会需要点击上面的TileBar,一会需要点击下面的MenuBar,不要说单手了,双手的情况下在用户移动中?#24067;?#20854;不方便。

 

3.传统的DropList等控件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手持设备上。

 

4.如果你不是纤纤细手你能点中图标吗?说对了,得需要铁笔。

 

5.?#28304;?#30340;输入法我都想直接删掉。

 

这些网友在论坛上留下的“灵魂拷问”,是WM的墓志铭。微软想要把PC装进用户的口袋,这是跨时代的进步,但面对把体验装进了用户口袋的?#36824;琖M立刻相形见绌。

 

当微软用做PC的思路在做手机时,?#36824;?#29992;触控屏和适合手持设备的界面,真正找到了移动终端的法门。

 

大象难转身,微软已经够敏捷了。

 

二次发力

 

或许,这并不是WM的错,瞬息万变的市场竞争下,即使是微软也猝不及防。

 

雪上加霜的是,当iPhone定义了智能手机的新形态时,安卓?#26234;?#24320;了手机操作系统的新世界。

 

2008年,在?#23637;?#23433;卓公司三年之后,谷歌联合HTC推出了第一款搭载安卓操作系统的手机HTC Dream(又称 HTC G1)。

 

开源,?#21069;?#21331;的崛起的关键因素。

 

它意味着开发者可以根据特定需求?#21487;?#23450;制源代码,自由、灵活、充满激情。

 

Gartner数据显示,2009年Q3,WM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的份额为7.9%,同比下降28%;塞班系统从前一年同期的49.7%下滑至44.6%,下滑10%;与此同时,iOS的市占率由12.9%上升至17.1%;黑莓的市占率由16%上升至20.8%;刚推出近一年的安卓市占率为3.9%。

 

智能手机的形态正在发生?#26102;洌?#24378;劲的新对手正在崛起,微软决定及时转向。

 

2010年10月11日晚上9点30分,微软给WM判了死刑,终止对其技术支持和开发。

 

紧接着,微软发布了新的智能手机操作系统WindowsPhone(以?#24405;?#31216;“WP”)。但微软也不是毫无?#26143;?#30340;“OS机器”,WP初问世的第一版本就是7.0,显然是在悼念“6.5岁”去世的WM。

 

但市场不相信眼泪。

 

2012年,WP 8.0就换成了全新的Windows NT内核和底层,完全不兼容WM甚至WP 7.0和 WP 7.5,显示着微软对移动端操作系统的坚定和决心。

 

然而,WP的坚定,是对别人的任性。

 

WP7不兼容WM,WP8不兼容WP7,如此“自杀式”迭代,让用户、开发者、合作厂商都很受伤。

 

更过分的是,2015年1月,微软又?#31995;?#20102;WP,将支持手机、平板、笔记本、二合一设备、PC的跨平台系统Windows 10推到台前——这意味着,发布5年的WP系统也寿终正寝,被Windows 10取代。

 

微软完全?#36824;?#29983;态伙伴的任性迭代,再加上高额授权费,最终砸了自己的脚。

 

首先,在应用端,不稳定的操作系统让软件厂商无法及时、保?#26102;?#37327;地为WP适配开发App。

 

2015年,网约车盛行,Uber作为其中巨头?#27604;?#26159;快速适配所有系统。但相比安卓和iOS用户,WP用户发现搜索功能无法使用,司机定位也很不准,只能寻求?#22836;?#24110;助。

 

?#22836;?#19968;句话解决所有问题:目前Uber在WP上运行还不太稳定,建议用户使用Android或者iOS客户端,带来更好的使用体验。

 

Uber已经算?#33945;?#28201;和,支付宝更有个性。

 

当年,Apple Watch上市之后,支付宝钱包第一时间进行了软件适配,并在微博上高调宣传。

 

没想到,这一举动惹怒了隔壁久久等不到更新的WP用户。

 

大批WP用户在支付宝的微博下指责其忽略用户感受:WP版App都8个月没更新了,为啥Apple Watch还没上市,支付宝就上赶?#25243;?#22909;了适配?

 

?#36824;?#19978;新名字的“支付婊”也是有脾气的,紧接着?#22949;?#21457;了@伟大的安妮一条微博后评论:“1%的奇迹,来自于100%的努力,和99%的?#20284;?#20320;为什么选择1%

的生活?”

 

这一举动被理解为,暗指WP系统份额少,公然嘲讽WP用户。

 

对骂升级,支付宝干脆釜底抽薪。更新后的支付宝9.2版本融入了“生活圈”功能,而WP用户更新后发现“此版本将不再支持”。

 

市场是趋利的,规模就是势能。

 

支付宝的?#22836;?#34987;Uber?#22836;?ldquo;教坏”,一句话搞定用户:换个系统吧。

 

Uber和支付宝的“消极怠工”代表了广大应用开发商对WP的不满,甚至还出现过微软自家应用不首先支持WP系统,反而率先适配安卓与iOS的情况,这个操作连?#21861;?#37117;看不懂。

 

事实上,不仅是App难以跟上WP迭代的速度,硬件厂商也很心累。

 

新系统不支持旧设备,对于OEM厂商来说是巨大的打击。而且,不开源的WP系统,让OEM很难作出针对性的定制,在用户端的体验并不理想,再加上25美元的高额授权费,导致众?#20122;?#31163;,三星、华为、HTC、摩?#26032;?#25289;、索爱纷?#23383;讯?#36864;。就连被微软“领养”的诺基亚,也放弃了最后一个WP手机?#25918;芁umia。

 

2018年底,微软宣?#21363;?019年12月10日起停止发布Windows 10 Mobile安全和软件更新,并同时停止对相关设备的技术支持。

 

从2000年Pocket PC 2000跃跃欲试,到2019年底Windows 10 Mobile停止更新,微软尽力了。

 

这场移动OS的战役,微软整整打了20年。

 

若论终端,微软前期靠着号召力获得了几乎所有大厂的支持,后期也有诺基亚撑大梁。若论系统能力,微软在PC时代就已经证明了自己强悍的实力,并且拥有坚固的用户基础。

 

微软几乎没有输掉这场竞争的道理。

 

然而,成也萧何,败也萧何。正是深厚的PC优势让微软走歪了。基于PC思路打造手机OS,一心想要把自己广大的PC用户平移到手机端进行无缝切换——哪有那么便宜的事?

 

在屏幕尺寸、操作习惯、使用场景完全不同的情况下,智能手机OS是一个全新的世界。

 

更何况,在面对安卓开源、iOS高体验的竞争下,?#26454;?#39640;额授权费的微软还在任性迭代。

 

其实微软也不想任性,只是对手机操作系统的迫切渴望,让PC巨头焦灼于产品和技术,而忽略了生态的重要性。

 

直到后来才明白,这几乎是所有死亡者的共同致命伤。

 

众生相

 

安卓成了,iOS也成了。

 

前者通过开源建立了一个庞大的联盟,后者以卓越硬件和开创性的体验为基础闯出一条生?#36144;?/span>

 

反观微软,既有系统能力,又有硬件伙伴,却最终败给了生态。

 

系统、硬件以及生态,对于操作系统来说,一个都不能少;对于突围者来说,还要至少拥有一个足够高的长板。当这些因素汇聚在一起,合力共同指向一个目标,那就是规模。

 

系统搭载于硬件之上,依靠硬件来触及用户,因此,硬件出货量是一个操作系统活下去的前提。

 

在这一点上,三星应该比微软更有机会。

 

2009年,三星就推出了自己的智能手机操作系统Bada,用在了Wave系列手机上。作为当时全球出货量第二的手机厂商,三星这次尝试完全在情理之中。

 

Bada系统更换了安卓系统的“心”,但仍采用安卓的“皮”,基于安卓深度定制的操作界面 TouchWiz UI,大?#24597;?#20063;是为了降低用户转移成本。

 

用户是?#33945;?#25163;了,但Wave系列的出货量并不足以打动开发者。

 

再加上,此时搭载安卓系统的三星Galaxy系列正火,应?#33945;?#24577;也渐入佳境,哪怕是出于商?#36947;?#30410;考?#29301;?#19977;星也没有理由放弃安卓。

 

直到谷歌125亿美元?#23637;?#25705;?#26032;?#25289;移动之后,供应商变成竞争者,安卓联盟的手机厂商?#25237;?#36215;了寻?#31227;?#20182;OS的念?#36144;?/span>

 

三星放弃不温不火的Bada,推出了Tizen。

 

要说Tizen,就不得不提到MeeGo。iOS将塞班拉?#24459;裉持?#21518;,诺基亚也开始研发更适合触控大屏的智能手机OS,并推出了MaeGo系统。后来,这一系统在2010年与英特尔的Moblin系统合并,改名为MeeGo系统。

 

第一款搭载MeeGo系统的手机诺基亚N9,一代神机,让很多发烧友至今怀念。

 

软硬件俱佳的N9曾被视为诺基亚重回巅峰的序幕,然而却被“猪队友”?#35835;?#21518;?#21462;?/span>

 

MeeGo刚问世没多久时,2010年出任诺基亚CEO的斯蒂芬·埃洛普就将MeeGo业务砍掉了。这位来自微软的CEO在?#22411;?#22622;班、砍掉MeeGo之后,坚持不用安卓,力挺老东家微软的WP系统。

 

这一选择最终毁掉诺基亚的手机业务。2013年9月,还是在斯蒂芬·埃洛普的主持下,诺基亚手机业务被微软?#23637;海?#38543;后他本人?#19981;?#24402;微软担?#25105;?#32844;。

 

但这?#36866;展?#22312;今后被双方都认为是失败的。斯蒂芬·埃洛普也被诺基亚支持者视为 “特洛伊木马”。

 

?#36824;齅eeGo并没有死。

 

MeeGo 的开发人?#20445;?#21518;来创建了Jolla 公司,推出了Sailfish OS(旗鱼系统),这款操作系统在2019年7月底还发布过更新。

 

而MeeGo属于英特尔的那部分,与三星的Bada融合,成为了Tizen系统。

 

2012年2月,Tizen正式发布。

 

与市面上正在火热厮杀的OS相比,当时的Tizen系统绝对算不上成熟。为了拓展生态,三星通过举办应用编写竞赛,为Tizen打造了6000多款应用,但与Android、iOS百万级APP的规模相比只是杯水车薪,当?#26412;土?#24494;软WP也有24.5万个App。

 

2014年MWC,三星移动部门负责人承认,三星还要对Tizen的很多方面进行优化,以让它足够成熟。但之后却不见成效。

 

当时,安卓已占有八成以?#31995;?#20840;球智能手机市场,iOS则坐拥最大利润。开发者开始盈利,有了转移平台的成本。就连WP都回天无力。

 

Tizen的沉没,与三星没有推出一款爆款终端有很大的关系。

 

采用触控屏的第一代iPhone,和键盘触屏结?#31995;?#23433;卓首款机型HTC G1,都是盛极一时的超级明星,也是iOS和安卓成功进入市场的关键。

 

回顾成事儿的智能手机OS,没有一款是冷启动,全都生在高位。

 

而三星当时的机海战略,只有Galaxy系列和Note系列可圈可点,其他都表现平平。三星更没有潜心推出过一款搭载Tizen的拳头产品,不足以打开市场,更不能激起开发者的动力。

 

没有开发者的支持,Tizen的应?#33945;?#24215;里不仅缺少Facebook、WhatsApp之类的基本应用,连三星自家的S-Voice、Chat On、Milk、Knox等应用都缺席,又何谈用户体验。

 

可以说,在安卓与iOS寡头格局成型过程中,Tizen是最具代表性的反抗者。

 

在已有的安卓、iOS和WP足够满足需求的情况下,智能手机OS的机会窗口正在加速关闭,这时候的突围者唯有重拳出击才有可能撕开一线机会。

 

但三星显然没有打开这样的局面。

 

当时余承东在?#37038;?#37319;访时曾说,“过去我们曾经有一个研究Tizen的团队,但我解散了这个团队。我觉得三星Tizen系统没有成功的机会,微软WP系统也很难成功。”

 

一语成谶。

 

在经历了长时间默默无闻之后,三星成了Tizen联盟唯一的成?#34180;?#22914;今Tizen已经转战穿戴设备和电视。目前,全球五分之一的智能电视在使用Tizen平台。

 

经过一番惊涛骇浪的拼杀之后,智能手机OS的海面趋于平静。

 

葬身这片大海的有微软WM、WP,诺基亚MeeGo,三星Bada、Tizen,黑莓的QNX,Palm OS,以及众多短命的参与者。

 

中国厂商也没有缺席。

 

2011年,国产手机厂商几乎全都采用安卓方案,阿里巴巴却在时任CTO王坚的推动下,推出了阿里云OS(后更名为“YUN OS”)。

 

安卓的利益和压力下,其他厂商选择观望。资金链出现困难的魅族成了阿里云OS的最大支持者。

 

2015年初,魅族发布了多款搭载阿里云OS的机型,并通过系统升级将已有机型的底层更换为阿里云OS。2016年4月,阿里云OS自称?#24310;?#26377;4千万用户,是世界第三大移动操作系统。

 

然而,皮之不存,毛将焉附。随着魅族失速?#21387;歟?#38463;里也败走手机OS。如今,AliOS正在物联网领域焕发新的生机。

 

除了中国的企业界,政府主导的针对?#23613;?#23631;、“魂”的突破也一直在进行。

 

1999年8月,中科院软件研究所成功研发了基于自由软件Linux的自主操作系统——红旗Linux 1.0版。这是中国“魂”的第一次?#21483;选?/span>

 

2001年4月,在倪光?#26174;?#22763;的主持下,中国自主设计的第一块“方舟1号”CPU成功启动。这是中国“芯”的第一次跳动。

 

然而,有了芯和魂,缺少血肉的操作系统仍然不能生存。

 

鸿蒙发布当天,倪光南?#37038;?#37319;访时曾总结当年的失败原因——红旗Linux和方舟CPU有一个“要命的问题”:在政府的激励下,当时研发出的金山WPS、永中Office、Red Office等国产软件均基于Linux开发,不能兼容微软Office软件,无法打开历史文件,也无法与Windows用户分享文件。

 

仅仅一个微软Office,就让红旗linux成了孤岛。

 

在政府主导下的操作系统突围,可以通过行政命令要求企业配合研发软件,但这对于庞大的需求市场来说,只是九牛一毛。

 

行政命令无法获得用户,只有良好的体验才能拉来用户。庞大的用户是消费力的保证、是开发者进入的前提,而只有足够多的开发者贡献大量优秀的应用,才能为操作系统提供良好的用户体验。

 

这几乎是个死结。

 

纵览智能手机操作系统短短二十年的发展历程,生与死之间,一条泾渭?#32622;?#30340;命脉?#20122;?#26224;可见。它不仅适用于手机OS,也适用于所有的操作系统。

 

只?#36824;?#22240;为手机有着最庞大的消费级用户,有着最难以撼动的市场化力量,所以这条线索在此显得最为深刻。

 

这一条?#25351;?#25805;作系统生死的忘川,名为“生态”。

 

?#33945;?#24577;者得天下。

 

生态是让操作系统形成商?#24403;棧贰?#39034;利运转起来的?#30733;住?#22312;安卓和iOS的身上,这条路已经被证实。一旦生态得以建立,就能实现全产业链的把控权,进而稳固并扩大已有的生态。

 

生态既是前提,也是结果。

 

如今,安卓在各大厂商的优化下,已经日趋完善和先进。iOS的王国里,开发者可以获得最高的物质回报,同时投入最大的开发热情。

 

正向循环一旦形成,壁垒也?#32479;?#29616;了。

 

鸿蒙初开

 

从历史中跳脱出来,再看华为鸿蒙,则另有其桎梏与机会。

 

桎梏很明显,便?#21069;?#21331;和iOS已经生成的强大生态。前述“先烈”除了自己作死的之外,几乎全是死在了生态之下。

 

那么华为的机会在哪里?

 

思考这个问题,首先要清楚,考量产品和技术不能脱离特定的历史时空?#23576;啊?/span>

 

1957年,?#32654;?#22366;的一名电影摄影师摩根·海里戈发明了一台名为“Sensorama”的3D模拟器,这是如今VR设备们的祖师爷。

 

Sensorama的外形像电话亭,使用时用户需要把头探进设?#25913;?#37096;,三面显示?#21015;?#25104;空间感,配合气味、立体声、震动、风吹等多种感官,形成?#20004;?#24335;体验。

 

之后,这位热爱电影的务实发明?#19968;?#25293;了好几部3D电影来搭配Sensorama观看——这一动作正是在试?#21363;?#24314;生态。

 

从现在的眼光来看,海里戈就是个天才。然而,当时的Sensorama却没有如海里戈所愿进入电影?#28023;?#32780;是作为游戏机被放进了商场里,最终资金耗尽而卒。

 

天才总是孤独的,但商业不能孤独。

 

顺应时代、与?#26412;?#36827;,是企业需要具备的能力。敏锐的嗅觉、准确的预判和坚定的执行,是一款产品得以爆发的基础。

 

这一点在Facebook、亚马?#36144;?#24494;信、支付宝等产品上被展现得淋漓尽致。

 

如今鸿蒙的机会,就在于时间巨轮转动,在安卓和iOS固若金汤的壁垒中转出了新的空间。

 

说白了,就是时代变了。

 

时代交替时,是新英雄的机会。

 

在PC向移联网转型的过程中,微软掉队,谷歌和?#36824;?#24471;以崛起。安卓和iOS的辉煌也由此贯穿了整个移联网时代。

 

眼下,网络技术的迭代正推动社会向下一个时代跨越,5G之下的物联网时代就在眼前,华为选择?#24403;?#29289;联网。

 

“先烈”的经验,是华为的警钟。

 

当微软用PC思路研发智能手机OS的时候,败局就已经开启。如今,在安卓和iOS只留下1%空间时,鸿蒙若还用做智能手机OS的思路去抢夺市场,怎么会有生路?

 

因此,鸿蒙面向IoT的战略定位是面向一个全新时代的进军号?#29301;?#32780;不是面对手机操作系统的知?#35759;?#36864;。

 

鸿蒙的设计特点也正是为IoT而生。分布式架构、确定时延引擎和IPC、微内核、多端?#28212;?#36825;四大特点皆用在了?#24230;?#19978;。

 

其一,鸿蒙是分布式架构首次用于终端OS。

 

这意味着,一个底层涵盖了不同终端的特性。对于开发者来说,开发一款应用可以用于手机、PC、车机、穿戴设备等多款终端,可谓事半功倍。而消费者则可以体验跨终端无缝协同,有机会过上简单流畅的万物互联生活。

 

其二,确定时延引擎和高性能IPC,则是保证鸿蒙系统流畅运作的基础。

 

确定时延,使调?#20154;?#27861;能保证进程不会因CPU被其它进程占据而卡死,总能在规定时间内顺利执行任务。IPC即进程间通信,鸿蒙的IPC效率能提升5倍,这?#21069;?#21331;和iOS系统因架构限制而无法做到的。

 

其三,微内核有别于安卓的宏内核,能保证系统的安全性。

 

宏内核是将所有驱动软件、底层代码、网络协议等都保存在内核中,?#35834;?#26159;资源管理统一,?#37038;?#26159;代码量大,时间久了会卡顿,而且难以规避漏?#30784;?/span>

 

微内核则是模块化的,只保留基本的资源管理,其他的功能都放在应用层管理。因此代码量小、内?#21496;?#31616;、接口统一。

 

曾有高手总结道,“微内?#21496;?#26159;一个?#23454;郟?#25152;有权利集中在他手上,但办具体的事情要找别人。宏内核像国务?#28023;?#32452;织机构很庞大,有好多人在管事。”

 

因为这些差别,所以两者各有优劣。而微内核的最大?#35834;?#22312;于安全。

 

安卓采用的宏内核,将所有模块?#25216;?#25104;在一个大内?#27515;錚?#23433;全权限仅依靠Root。攻击者一旦获取Root权限,就能攻破整个系统,随意调取信息。

 

而微内核的设计就像?#25191;?#30340;水密舱,彼此隔离,一个?#21046;?#20102;,船也沉不了。类似于串联电路和并联电路的区别,保证整个系统的安全性。

 

最后,鸿蒙能够通过统一IDE支撑一次开发,多端?#28212;稹?/span>

 

这点与分布式架构相呼应,都是为物联网生态服务。统一IDE正是华为为这一战略准备的开发工具,以方舟编译器为核?#27169;?#25903;持多种语言混编,是对开发者的利好。

 

技术优势可以说上一天一夜,但鸿蒙?#36291;商硬?#33073;上面所说的问题——在安卓和iOS的夹击下,建立一个新的OS生态太难了。

 

这也能够解?#20572;?#20026;何鸿蒙如此强调开源,其中多多少少借鉴了安卓的历史经验。

 

虽然鸿蒙现在还?#36824;?#25104;熟,但华为对路径的选择已经很坚定。

 

与华为同样瞄准物联网的,还有谷歌的新系统Fuchsia OS。

 

早在2016年,就有工程师在谷歌的源码中发现了Fuchsia OS的踪影。它能够跨平台兼容,能够运行在手机、平板、可穿戴手表等智能终端上。

 

听起来是不是很熟悉?

 

2019年的I/O开发者大会上,谷歌首次向外界介绍了Fuchsia OS,并在7月9日正式上线Fuchsia OS开发者官网。

 

Fuchsia OS的目标是,覆?#21069;?#21331;。

 

面向低时延、高带宽、广连接的5G网络,物联网是所有巨头都不?#23835;?#38169;的战略方向。谷歌?#27604;?#20063;很清楚,安卓不是为物联网而生,必须要有面向下一代的新系统来扛大梁,成为谷歌的新发动机。

 

否则,Windows在移联网时代的缺席,就是谷歌接下来的命运。

 

对于智能手机市场,就像余承东所说,华为的首选仍?#21069;?#21331;,这不仅是因为安卓的现有优势。更是因为华为没必要把精力花在建立智能手机OS生态上,投入和产出不成正比,得不偿失,关键是将错失在IoT时代的先发优势。

 

贸易战?#23576;?#19979;,鸿蒙的?#23616;?#24182;不是用来对抗安卓和iOS,而是华为甚至中国手机?#25918;?#29983;命线的保障——如果谷歌断供,方舟编译器加持下,华为可以保证鸿蒙系统一天之内到位,由此可见,华为问世的意义远超于商业诉求。

 

在真正的商业时空里,鸿蒙要打的硬仗是在物联网领域与Fuchsia OS在全球范围内争夺开发者,比?#27492;?#24230;建立生态,迅速建立生态优势,成为物联网时代的第一操作系统。

 

5G时代,鸿蒙的对手是Fuchsia OS,战场在IoT。

分享到: 收藏
您可能?#34892;?#36259;的文章
特区南国彩票论坛手机版 极速时时开奖官网 欢乐捕鱼人苹果版 二十一点怎么玩视频 街机金蟾捕鱼联网版 11选5任七杀2稳赚 saba优胜冠军 棋牌赚钱 AG疯狂马戏团 盈彩进会员群跟计划赚钱可靠吗 博亚彩票app下载